小时候常常偷东西的我们

人有时候很奇怪,许多当时觉得不对的事情,在经过很多年后,却往往成为美好的东西,比如偷东西、打架、欺负女同学、损坏东西等。

在我写了关于小时候印象中第一部电视剧及我的邻居后,我的思绪竟然沉浸于中难以自拔。原本要回忆一个美丽女孩儿的,想想素材不是很多,算了。

关于偷东西,我小时候的事情倒还真多,俨然一个惯偷,我的其他同学大抵上也都是。

--

这里先从大我一岁的创安说起。对于创安我第一印象是这样的,他坐在架子车上,一直侍弄自己的小鸡鸡。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样有一个好处就是,成年后不存在包茎的问题。创安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么小就开始侍弄自己的小鸡鸡,很有先见之明,让我感觉很牛逼。

我开始上学是在村子的小学,这个小学在上到三年级就到大队的中心小学了。当我被父亲抱着还一直哭哭啼啼个不停,扔到这个小学后,创安就是我的一个依靠了。他比我大,但是由于生日小的缘故吧(据说),学前班他已经上了一年了。在我进入这个学前班的时候,他已经是班长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被安排和他坐在一起,同时还有相武,我们三个是同桌,(这段情谊日后我们常常说起)。有一次,学前班老师杨老师都到教室了,教室的门却锁着。就有人说创安还没到校。他是班长,拿着教室的钥匙。

交待这个的原因我想说,我们具有在一起做一些事情的基础。

在我们从村子的临时小学搬到大队中心小学后,应该是一年级的时候(此后这个小学就取消了)。伯父是搞工程的,好像是因为他,奶奶家里常常有许多炮线。炮线是我们那里的称呼,就是很细的铁丝,外面包着塑料皮。多年后我才知道这玩意儿是用来引燃雷管等东西的,也许伯父搞工程什么的,这样的东西很多吧。

炮线如果缠在圆珠笔芯上,然后去下来,就像弹簧一样,很好玩。还可以缠在一些东西的把儿上,显得包装很好看。我曾经用这个把铁环的把儿包装的很漂亮,后来遗失在碾麦场里了。由于这玩意儿不多见,我一下子成为同学艳羡的对象,许多同学向我索要。后来要的多了,我就自发地萌生了卖炮线的想法,一根多少钱的样子。

人都需要有个伴,包括做生意。由于前面交待的原因,创安成为我的高级合伙人了,就是一块儿做这个事的意思。其中一个情节,在我家后院的路上,我们还在商量,看是否把这个生意上市什么的。生意十分红火,那时候我已经成为大款了。由于比较紧俏,我于是多次往返奶奶家,偷更多的炮线,不使我的供应链断裂。炮线一般是一把一把的,我就从奶奶家的什么柜子里,抽一次,又抽一次。

后来,惊动了老师。这个老师以后也是我小学五年级和六年级的老师。记得很清楚,李老师把我的炮线没收了,放在讲桌上,训示云云。当时我好像没有什么惭愧,我有这个东西,别人想要,给点儿钱多么应该。其实我现在都怀疑,如果李老师不对我进行打压,说不定我早成为亿万富翁了。有时候我也纳闷,那么小的我,竟然开始做生意了,而且很成功。

--

在我们的合作被外界打扰之后,印象中创安还有一件事情。

创安的父亲在铜川当矿工,算是村子的富人了。又一次,他带我去村子北边不远的惠刘火车站(据说由于火车提速,这个火车站在2008年左右的时候取消了)。这个火车站有一个很牛逼的食堂,以及供销社、小卖部等。创安拿着偷来的钱,去小卖部买什么东西我忘记了。反正卖东西的人说,你这个五块钱不是钱,是国库券,不能够买东西的。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国库券这个东西,不知道什么意思,隐约觉得这应该是在外面当工人的人才有的东西。然后,创安又拿着偷来的钱去食堂买油条吃,这次真的是钱,两块的。我们好像买了不少,记得很清楚,食堂不远处好像有个石凳石桌之类的东西,我们把油条放在上面,大快朵颐。

其实,这个五元国库券和两元人民币,是否发生在一起我也不确定了,但就单个来说,还算清楚。

--

大约是五年级还是六年级,在教室午休的我们,不知怎么发现了学校东边有一片果园。然后我们通过靠近操场墙的树,翻出去,偷那些认识不认识、熟没熟的果子。

记得有一次,许多同学摘取了桃子,而且由于激动还是因为贪婪,把一种看上去很大、很红的果子摘了许多。回到教室后才发现我的很大、很红的果子其实并没有熟,有同学说这是mei li,然后也就和他们换,好像不太顺利。偷来的果子放在背心里,绒毛很痒。

记得参与作案的人占了全班男生的绝大多数,包括王威这样的好学生。

--

小学旁边有一个曾经的供销社,后来成为私人的了,名字就成为小卖部了(2008年我去外婆家,路过这家小卖部的时候,看见那个老板依然在经营这个小店,几乎老态龙钟却依然精明)。有一次,有人给这个小卖部送货,自行车后座挎了两个大竹笼,全是麻花。我的同学建华,好像也有伟才,竟然在送货人进去和老板说话的功夫,每人就抱了几乎一胸的麻花,偷了拿跑了。到现在我都记得当时他们那种贪婪,以及猛然得到这么多麻花时的贼笑和惊喜。

建华小名叫小豆,家里有些穷,那时候整天鼻涕留着,看着脏兮兮的。不过,人还是很可爱的。

村子南街的长春要盖新房,小卖部就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小房子里。建华就常常抓人家一个“天鹅蛋”或者点心(其实都是点心,就是一种糕点,这年头就是给我钱我也咽不下去),或者一把瓜子等,无所不能其极。成为玩伴们特别是荣兵多年的笑资。

--

学校西边有一个更大的果园,我们当然没有放过。不过这家主人比较贼,用杨槐树这种带刺的树,把果园围了一圈。记忆中我至少偷过5次。

关于这个果园还有一件事情。果园主人把因为自然脱落,或者鸟儿啄食后的果子,卖给我们学生。他知道我们学生一般没有钱,就按照等量的小麦和交换。我记得很清楚,相武就常常用洗衣粉的塑料袋,把上学路上别人家晒的麦子装上,然后换这个果子吃。当然也有我。

大约上初中的时候,我和海峰到这个久违的果园偷东西,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总觉得有人追我们,我们俩就一直跑啊跑的,几乎是一路跑到了初中。

--

小时候我们常常放羊,一大群人把羊放到水渠边或者没有庄稼的地里。这时,我们就会偷玉米烧着吃,或者偷红薯。

关于烧玉米我还有这样一件事情。爬到树上,把枝条缠绕起来,看起来像床一样,可以躺在上面。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在村子西头,我就这样在树上烧玉米。当然,肯定没熟。

--

上学的路上,村子南街的人常常种一些花生啊、红萝卜这样的东西,常常引得我们嘴馋,装在口袋里,作为到学校时候的炫耀。其实,关于上学路上以及周边地里的东西,我们几乎偷遍了。如嫩玉米、西瓜、葡萄等。

另外,建华和智军特别爱偷蔬菜,比如白菜、萝卜这样廉价的东西,几乎见什么偷什么,呵呵。

--

我有个辈属妹妹也是一个贼。有一次半夜,我们帮大人浇地,水井东边有几片葡萄园。她不知道是怎样的神速,一下子偷了不下10斤的葡萄,把我惊呆了,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子不简单。

关于这个葡萄园,一次,我们几个都已经不小的人了,蹲在人家园子就一直吃啊吃啊,直到不想吃了。

还有一次,下着大雨,村子几个小娃娃说出去一下,回来后就一大堆葡萄,我们放在盆子大吃。有成成、相斌、会金等。

--

上初中的时候,有时候不回家,就吃馒头。为了改善生活,就常常到地里找菜吃,比如葱、蒜苗、西红柿等。这一方面,以我的同学伟才、建华尤甚,包括荣兵。

--

小时候我不下几十次,偷家里的钱,几块几十甚至上百。偷父亲口袋,甚至柜子。甚至有一次偷了不少的钱去了趟咸阳,那次我和大寨计划去找我的伯父。

记忆中我们沿着咸阳的渭滨公园走啊走的,感觉这个公园太长了。不想伯父去了汉中,我们到了火车站看了看去汉中的火车票,手里的钱远远不够,我们又回到了学校,接着上学。

--

总结一下。记忆中我觉得周围的伙伴没有不偷东西的,就我而言,为了面子好看,许多事情还没有写出来,嘻嘻。下面,是提到的这些人后来的情况。

--

创安:后来去河北上了大学,再后来搞路桥建设之类的工作,娶了个甘肃姑娘做老婆。据说其现在很有钱,在西安和阎良拥有好几套房子。

芳娥老师:我们的启蒙老师,后来离开教学岗位,一直务农。她的女儿很漂亮也很勤快,我常常见她在地里干活儿,在我考上大学后我把许多学习资料给了她,她后来考上南方一所大学。

西兰老师:在我们小学毕业后就去了西安一所学校任教。他的儿子在西安一所大学毕业后,据说进入某军工航空研究机构。2006年春节的时候,我和相武、建华还去拜访了老师,这是小学毕业后我第一次见她。

建华:没有考上高中后去了南方打工,没有挣多少钱,后来在家里种菜。假期我们常常见面。2008年去他家的时候,房屋装修妥当,只等娶媳妇了。再后来听说娶了离异的女人,女人有重病,花了不少钱后,又一个人漂泊着。

智军:小学毕业后学了厨师,后去了北京。不知是脑子好还是因为早,据说在北京混得不错,娶了北京姑娘为妻,现已定居北京。小学毕业后,和他没有见过几次面。

相武:高中毕业后去南方打工,后来学厨师,没有多大成绩。回到家乡后成家,在西安某镇开小吃店,没有多大成绩,又去了南方。后来去了香港一家远洋船务公司,半年不回家,然后挣好多美元。目前已经成家。

伟才:初中毕业去了南方打工。伟才已经成为我们的谜,这家伙到南方后就杳无音信,据说回来过一次,又去南方了。人们对他的传言很多,有说已经是大款,坐拥好几个漂亮女人,又说现在在乞讨,也有说早就没有了。

海峰:高中毕业后到县城一运输公司工作,后来下岗,再后来倒腾手机配件。目前已经成家,妻子娇小可爱。

王威:毕业于西安一所大学,在宝鸡一家工业单位工作。据说其工资的大部分都用来供给他的弟弟读研究生,我对此表示钦佩。后来和同村的一个同学在一起。

这个妹妹以及这几个小娃娃,后来大多都去了南方打工,不过,几乎没有人因为打工而改变命运。目前都已经成家。

荣兵:毕业于北京一所大学,现在安徽合肥,日子应该很悠闲,有时在网上和我说些不着四六的话。2008年春节我到他家的时候,她女朋友借口感冒蒙着被子,我不知道长什么样子,对此我耿耿于怀。目前已经成家。

大寨:后来还真的到咸阳上了大学,毕业后回到我们的高中教历史。我们此后再没有联系过。目前已经成家。

而我呢,毕业后先后在报社、商贸公司、互联网公司呆过。目前忙碌于字符排序。

关于那所小学校,学校看起来没有多少变化,不过还是显得破败的样子。据说,现在生源减少,加上周围的孩子都去西安地区那边的学校上学,使得整个学校已经没有什么人了,甚至有人说这个学校都已经被取消建制了。

by:2008-5-24;2009-3-22 5:11:17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