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地居的短文字整理

五颜六色,鲜艳的乡愁

抡起镰刀,舞动,不见,田野的尽头。

狗蛋,吃饭了,五颜六色,鲜艳的乡愁。

远行远行,柏油路上,细长的身影,擅自发皱。

悄悄,把我迷恋

你变化多端,如梦如幻。

你光影似电,悄悄把我迷恋。

你另外的世界,如此,这般无限。

将心虏获,竟是,那么淡淡。

如果你,是一本书

如果,你是一本书,我会深情把你打开又合上。

如果,你是一株小草儿,我会轻轻把你走过细细端详。

如果,你是一弯月儿,我会慢慢走进聆听你的沐浴。

可,你是人。

忘了伞的雨

忘记了伞的雨,总是格外大。

没有了你的世界,空旷得如此狭窄。

心里装满了你,屋外放不下远行的脚印儿。

在自己的房间,迷失了方向

写不完作业的季节,纵情歌唱的小男孩儿。

铁环流淌着岁月,木枪对准着未来。

塞不满零食的口袋儿,看不够邻家小妹的脸蛋儿。

我们一起相约,然后不断向对方说再见。

村口不见了阿黄,在自己的房间,迷失了方向。

铭记,再也不见的岁月

叶子,花枝招展,麦穗,搔首弄姿。

鸣叫的蛐蛐儿,蝈蝈儿在歌唱。

就要抓住的蝴蝶,蜻蜓,稍纵即逝。

流逝,停滞的时节,铭记,再也不见的岁月。

冰棍儿冰棍儿,五分钱一根儿。

那一世,人相伴,心凝驻,爱眷恋。

依稀间,模样又回心间,朦胧无处轻摸,乍隐还现。

狠心人,不知处,空留牵。

星灯下,月光处,汝于哪一畔?

遥望梦里,君在那边笑,情难却。

我把我寄放在你那里

我把我寄放在你那里,你把我丢了。

你说你要留在我的心底,这么多年了,却霸道不让我支取。

约好再见,呼唤,总在山的那一头。

当星星和月亮闹了别扭

宠溺你独自美丽,看你娇媚慢慢绽放。

当星星和月亮闹了别扭,心儿再也抓不住你放飞的翅膀。

答应好的,一起天老地荒

那你说,把花儿绑在牛的身上,能不能追得上。

你答应的,要一起天老地荒,还未转身,就给我一把,性感小刀。

世界不断从身后走过,从此,我的明天,和昨天一模一样。

认真将你从,心底抽去,铁丝划了手。

相信我,你不喜欢天堂的

相信我,你不喜欢天堂的。

那里,不让雪中送炭,也难以锦上添花;没有甘之如饴,还不准狼吞虎咽;少了恍然大悟,更难得醍醐灌顶。

日子变得缓慢,时间还,很长很长。

爬过山顶,摘那花儿,戴头上;走过这地,和那鱼儿,聊聊天。

星星和月亮说再见

叶子把树拒绝,只为播下春天。

星星和月亮再见,看那明丽亮无边。

你的离去,让我把寂寞大量攒。

人皆,纠结而死

蹒跚学步,只为独自走向死亡;

牙牙学语,倔强一人书写寂寞。

无常笑了,人皆,纠结而死。

以爱的名义,行凶

给地球戴上耳机,大声,心儿让你听见。

我要控诉,你这暴君,以爱的名义,行凶。

你敢不敢和我,决斗。

把全世界的鲜艳给你

据说,把心掰碎,就是诗人;

披荆斩棘,就是勇士。

我把全世界的鲜艳给你,你说我是个优秀的花匠。

当流泪成为一种能力

夜,光怪陆离,花,遍布山野。

当流泪成为一种能力,惦记,变得不能。

认认真真忘却,是谁,总在心底,轻拨新弦。

确信你来过

你就像一道闪电,赫然咫尺。

清馨扑面来,办公室开了花。

还没有缓过神,又如一缕清风,狠心拒绝沙发的挽留。

飘过,只见盈盈发丝,轻轻,萦萦绕绕,闪闪。

嗯,确信你来过。

亡灵,独自哭泣

爬过所有的尸体,看那亡灵,独自哭泣。

摧毁世界的力量,沉沦魔界,暗黑无边。

邪恶,美儿盈轻消解。

触摸情更怯

葡萄熟了,枣儿挂满枝。

羊儿欢跳,骏马遍山野。

肉鲜,奶醇,瓜甜,不见你容颜。

本是农家孩,触景更生情。

念你千万里,触摸情更怯。

孤独的星球

从老早老早开始,我就看着你东升西落,你也望着我边走边转。

时间好长啊好长,真的好长好长。

仅仅是出于好奇,我想把你触摸。

可是一旦接近,便满是破碎。

我们都是,孤独的星球。

你咋那么眼熟

日子重新开始,世界变得缓慢。

心儿舒张,你咋那么眼熟。

不曾离开,但真的回来了,不再走。

椰子树下,影踪不见你

海岛,夏风,海水的声音,繁华,都市,挥洒的青春。

年轻的姑娘啊,你在何方?寻梦的年轻人,而今天南地北。

海水的味道似曾昨天,远处的航灯乍隐还现,鲜活的生命已成往昔。

声色犬马的帝豪大厦,只成为你我黑夜中伫立的斑驳。

文灶公园里,有你细淌的童年,麦当劳门店里,有你现代的青春气息。

环岛路上,你青春激扬,鼓浪屿边,你心思柔软。

白鹭依旧飞,椰子树下,影踪不见你……

我想回去了

阳光打在你脸上,和你一起看那月儿升起又落下,还有那星星闪烁又对话。

多年来,一直在找寻,一种心甘情愿的离开这一切的方式,有意义,还不痛苦。

让自己的躯体延续29年,是否是一种罪过。

分明是,失败一年又一年,还要恬不知耻到第三十。

夜,深;风,大;狗,吠;车,川流;烟,不熄;思,无绪。

我想回去了,我想回到那个没有伤害和罪恶的地方,写诗,听歌,看着夕阳一遍又一遍,从眼前消失……

爱死个人,头破血流

像大多数的人那样活着,叫做幸福。

坚守底线,叫做君子。

凡事做到及格,就是优秀。

完成本应做到的事情,这是成绩。

摆在那里好的做法,拿来使用,可谓创新。

惦念时光的易逝,难捱一样的时候。

走进,期待精彩,受伤,独自舔舐。

怀念往昔,向往明日,为难当下。

远交,近攻,爱死个人,头破血流。

明天就是往昔

依稀的梦想还在,那个阳光的男孩,他在昨天。

梦想是否可以拾起,重新,忍受寂寞,是否可以为寻求答案。

童梦与乡愁,阙如,理想与纯真,消弭。

我,还在吗?昨天地,活在今天,是否可以坚守。

明天,会是什么,是否需要去,考量。

能否坚守,可以说能吗?烟卷散发飘渺,明天就是往昔。

孤独和寂寞干杯

孤独和寂寞干杯,无聊和发呆成了好朋友。

把影子叫起来,来,干一杯,我喝完,你随意。

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挺住意味着一切

太阳每天都照常升起,这该是一件多么让人欣慰的事情。

逝去是种无奈,前进也是必须,生活总在继续。

有何胜利而言,挺住意味着一切!

买不起票的孩子

送走夏天,艳阳高照,秋意渐浓,时间开始,世界拉起大幕。

恳求你,不要再让我,一个人地无声哭泣。

不记得来的方向,因为从来就没有走过,这路走的实在艰辛,你赶快兑现你的明天。

赐给我伤心,就让我流泪;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就允许我寻找光明;纵使我是恶棍,也得给我,赎罪的机会。

不然我要控诉,为何有这生的机会,却总要感觉到地狱的存在?

如果生就是惩罚,就不要让我,向往那明丽,为那芬芳而倾倒。

天使已经启程,请带上这,买不起票的孩子。

少了颗星星的夜空

时间开始了,世界拉开大幕。

少了颗星星的夜空,依然那么璀璨。

没有了你的日子,人们也便这样过。

你是个妩媚妖

为何,你的走过,总是那么香。

不解,你的衣单,引得老少都驻足。

对了,从你的眼神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妩媚妖。

悄悄把窗帘拉上

悄悄把窗帘拉上,让头埋低埋低。

想那曾经的酣畅,心儿恣意荡漾。

空白的思绪乱跳,世界看不见得如此宁静。

末了,挤不出一丝丝的苦涩。

一生贫苦,一生蒙昧,一生低下,二十年亲密相伴;

剩却无尽哀思,却于我一人承担,心好苦。

去者长已矣,生者尚悲歌;逝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纵有泪千行,伸手没了温存。

勉强和寂寞商量

挤占挤占不给空寂一点儿空间,

遥望遥望看见寂寞微笑残忍,

勉强勉强和寂寞商量继续把烟卷儿点燃,就是这样。

霸道霸道不给心儿一点点胡思乱想,

求索求索只见常识看我思考发笑,从来不变。

还是还是那样,也是这样。

字符排序

多年来,总结汇报不离不弃,信息文字死心塌地,文件表格暗送秋波。本是花匠,终为字符排序。

华丽丽地霉变

蜷缩在光电织就的窠臼里,爬满了虱子,华丽丽地霉变,自说自话,自我幻化,自我麻痹,自我安慰,自我逃避,自我放逐。

人说,回首往昔往往是因为当下的不幸福。与我而言,这是确定的。但我还是想说,自己对未来总是充满期待。或许,很多年后,我也会怀念现在的一切。

我很想为你写一首赞美诗,但是语言无法完整表达我心中的你。我自知缺陷太多太多,我愿意为你改变很多很多。我几乎一无所有,但我会用我仅有的一切为你承诺全部。

生性木纳、不善言辞,眉目间更是紧缩一枚不可名状深沉坚厚源远流长的苦闷皱纹,加之那一头间或出现的褶褶生辉的性感白发,都使得没有什么生活的答案。为了寻求这世俗快乐的生活,选择了读书,殊不知,书带给你了更多的不解。多年来,相伴的除了这颗倔强的头颅,还有那一支支再也见不到的烟卷儿。

读一本好书,就是在和一个高尚的人对话。暂且不论这个“好”和“高尚”究竟如何,只“与一个人对话”中的“一个人”,真是恰如其分地说明了,阅读,是一件很孤单的事情。

所有的烦恼其实都是自证

唉,这难以释然的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回望那很远很远的远方,把恼人的思绪拉长拉长拉长,咦,原来你在这里。一旦认真,现实就让你苦恼,不是贫瘠,而是美好太多。期待回归那份淡然,宁愿,你从来没有出现。贫穷的爱并不是没有钱的爱,没有回忆的爱才是贫穷的爱。我按我的想法写,你用你的智力读,千万别认为我有误导你的兴趣。答案早已既定,所有的烦恼其实都是自证。

那些勇敢的人,那些真正的东西,一直在那里。总觉自己很无耻,当这些字符一旦被提交,我就会重新,像一个猪一样。但即就是猪,也有在稀泥里快乐打滚的猪,还有不愿意和同村的猪交配走出村子寻求真爱的特立独行的猪,而我,什么都不是。

人都不容易,不要轻易给人贴上标签,不给人机会,打入另册,哪怕是他在某些方面确实没有做好,不得不让人这样认为他。人生苦短,不可控的东西太多,世间艰难,谁不想做个好人,幸福地过日子。有缘认识,并且能够发生一些故事,这就是最最美好的事情。

会不会,你们是实在不忍心,见我在某处,倾斜的厉害,要过来把我扶一下。或许,你们是那爱的化身,见不得,这本应快乐的孩子却是自己把自己搞的这么辛苦,把他的脑门儿弹一下。然后叫他,嗨,这无边的天空。难道,我远离了,这爱的世界。

相伴对生活的失空,孜孜不倦对答案追索的的偏执。长久悲切,青春无处安放,而今抚追昔,已不在。冷雨夜,试图的蜷缩,任由生发一种自为的愁滋,期待干涸的双眼涌出早已发酵的泪水,末了,无声的叹息。执,还是不执,没有答案的明了之中,韶华褪去。

现在你要嫁人了,时间真的很快,你说在你的脑中不停的回闪着我们高中的时光,我也是,想着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回家包括一起逃课,那么多美好的时光,真希望可以倒流!让我们再在一起上学,一起再过美好的高中!

理所当然地天南海北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竟,熟了。那时候,我们真穷。那时候,心里真有梦想,每天都干劲十足的样子,好像要好重塑世界。那时候,我们真忙,打算真多,每天也都有每天不同的东西要我们去接触。那时候,真不觉得什么,日子一天天过去,后来我们都理所当然地天南海北。

好多事情需要回归人性中最原始、最柔软的地方,或许,小孩、女人,最能够代表人。小孩子都喜欢人讲故事,这也是为什么《华尔街日报》能够以讲故事见长,奠定自己的报界地位。新闻专业主义,讲一手好故事应该是必须。有感于更加倾向阅读报刊中那些有趣的故事。

圆圆与溜溜

你是圆圆,也是溜溜。

你会走过,也会不动。

迷恋,那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府洞。

走进,终于决定,你的世界,可惜经常点子不正。

当春天就要来临的时候

当春天就要来临的时候,你就像一个高中生一样,肆无忌惮没心没肺闯将了来,誓要为黯然神伤青春的我注入不可商量的活力。

可是春天还没有真正地来到,你却似飘渺清风狠心连片树叶儿也不肯带走。

东海很远太阳必将升起,西山超不过地平夕阳却总是独自入睡。

这个世界啊你是多么邪恶得美丽,一旦用心则只有须臾的美好剩却绵绵无绝的煎熬。

是谁将接受上天这注定的宠幸,看你画画和跳舞,陪你品茗与阅读,和你一起看那月儿升起又落下。

每一支烟卷儿的燃烧都霸道带走生命的度量,丝丝缕缕,化作繁星点点,倔强只为你一人闪烁及偷看。

一直在希翼些什么,眷恋些什么,对未来总是充满不是很清晰的期待,相伴对生活的失空,孜孜不倦对答案追索的的偏执,一起通过阅读墨迹和敲打字符,赖以聊胜于无。

长久悲切,青春无处安放,抚追昔,已不在。

冷雨夜,试图的蜷缩,任由生发一种自为的愁滋,期待干涸的双眼涌出早已发酵的泪水,末了,无声的叹息。

执,还是不执,没有答案的明了之中,韶华褪去。

日子已经开始,生活来不及彩排。

你是你,他是他,努力做自己,趋向更完美。

一路相伴,愿做你的平行线,因为这样走的更远。

这一眼便成永恒,此生就是定格。

上路,从昨天便开始,我今天出发,明天就回来。选择跋涉,因为路上有风景。

按照自己的方式认真绽放,就是美丽。世间本没有什么意义,美好需要我们每一个人的真诚希翼和尽心诠释。没有什么是应该的,即就是自己对自己,也得去辛苦努力和认真去做!换个心境看待,原来阴冷也是明丽。既有了笑的容颜,就让灿烂常驻!你尽可把世界想象成地狱,但总有一个人为你默默点亮烛光!

村口没有了阿黄,老树抽空了躯干,记着这很远的约定,等不来围着的彩虹,石磨旁玩泥巴的你。

死水微澜,涟漪的花儿你在何方

天空没有痕迹,可是鸟儿飞过。

告诉你,世界,我——不——相——信!

选择一条人迹罕至的路,除却寂寥,惟余悲伤。

从来,不惮自以为是,这个世界,如此简单,却是需要一生琢磨。

总是渴望,答案,一个支撑的理由,却在持续否定之否定中,蹒跚前进,抑或——后退。

我不知道,多种解读彷徨,或许是魅力所在。上帝看着我笑,我在那里阅读与思考。

诗意地栖居,还是,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风中追风,深情能否解语?死水微澜,涟漪的花儿你在何方?把酒绰影三人,是否是一种美丽心酸。

孩子,你在等待什么?是什么,让你如此迷惘?难道,是我对不起你?

可是,你知道,我也是挣扎与哽咽。滴血,或者流泪,你都——没有选择。

哦,坚强的,可怜的,我多想,把你揽入怀中,看着你甜蜜入睡。

或者,一块儿板砖拍下,让你永远——不再律动。

邪恶的生命啊,为何,你只有走过,而没有完成?!

超越迷思,痴情继续,痴情过后,无解一片。

哦,蜷缩着,不再思,不再想……风吹、雪飘,裘衣——正暖……

接受注定的检阅

前人的悲欢离合,我们自己正一个不落地悉数经历;他人的纠结遗憾,我们自己亦从不耽搁地一一体验;寰宇洪泽,誓要把我们每一个都粉碎得了无痕迹。我们不比谁高贵,亦不比谁低贱,上天面前,我们都在排着队地接受注定的检阅。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朗朗乾坤滚滚洪流。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

剧集可以假设,人生只有一次。话虽此说,人间的一切,我们都在理所当然地一一演绎。毕竟,我们都在祈愿,日光之下,总有新事。幸福,是因为心痛。烟卷儿在燃烧,星星在眨眼,旭日在微笑。至死方休!

凭景生情,假物以思,都免不了一个情字,关于的哪一个人,不管你愿不愿意。如果你还在感受青春,说明你还正当年华,美丽或许可以离去,美好永存心间。

假如你感觉世界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因为世界根本就没空搭理你。五颜六色,绘出绚丽;柴米油盐,织就生活;喜怒哀乐,渲染人生;阴晴圆缺,看这世界美丽;你微笑抑或离去,总是那么盈轻美动。

因这不见,江水滔滔。没有人懂你,包括你自己,但总有人在眨眼期待。天使在沉睡,买不起票的孩子永远在等待!

你因之的选择

你因选择高贵,所以那么谦卑;

你因呵护真情,所以那么决绝;

你如此向往光明,所以黑的眼睛黑的发。

这是彼此都很无辜的错误,这是谁都没有去伤害的的遇见,这是没有说声再见的相望。

伤口在这里,疼的伤心,总要一个人默默承受。

暖暖内含光,她比烟花更寂寞;恋恋风尘,飞越疯人院;美丽人生,欲望号街车;西北偏北,上帝也疯狂。

秋,红的叶,长的街。咦,一片树叶落在你肩上,让我再放一片,你另一个的肩上。

我以错误的自己,遇见正确的你,打不过你,也战胜不了自己。爬过所有亡灵的尸体,原来,自己的敌人是自己。我如此呵护自己,就让这明天,和昨天一样。

你说,这是情诗,因这动了心,住着个人。它亦是挽歌,向过去说再见,埋葬自己,拒绝重生。

走过和你一起走过的路,一切都没有变,风景比前几天少了些叶子。星星在眨眼,月亮在自怜,这心儿最软弱。我们的悲哀在于,人被心所绑挟,打不过敌人,也战胜不了自己。绰影隐现,耳畔响起谁的声音,呼吸的音节就在刚才,倾听倾听,节奏不是原来之声。渐渐模糊,拾起脚步,咽下再见,向昨天走去。没有铠甲,不敢让微笑转身,脸庞洒满泪水。多年后,我想我会情不自禁,这谁家的媳妇儿,这样迷人。

那之前,走过所有的路,只为等待,遇见你。那之后,用尽所有的心,真格努力,忘记你。

虽然,我没有

下雨天,没有为你撑起一把伞,惦记所有的风雨圆缺。街头,没有牵起你的手,心里有你纤细的烙印。殿堂,没有为你披上婚纱,铭刻你幸福的笑容。今生,没有与你一起走过,记得那个永远的暮夏。

你把树叶全部摘走,你让花儿不敢绽放,看那月亮把太阳追赶,星星和星星说起了悄悄话。写出万千的字,理不出心的笔划,读过千百的书,解不穿你魔力的咒语。既已发生,便无处不在,一眼的永恒无须解构,生命的定格只能承受。架子车把我从东头的屋子载到西头的乱扎坟,看那爷爷倔强的头颅,看那奶奶褶皱的笑容,麦子割了苞谷种下,母亲包起了饺子,灶王爷对着你的八眼窝窝微笑,三月里,父亲把你送到村头,看你一直走啊走,很多个架子车碾过的路,须你一一用心度量!

等不及彩虹的天空,星星和月亮在努力。斗转星移,东升西落,倔强的孩子一直盯着那个关于你的灯塔。海水一遍遍擦拭着沙滩,抹不去从来没有清晰过的你的容颜。好久不见,又要说再见。

这雪的夜,试图蜷缩,不再思,不再想……风吹、雪飘,裘衣、正暖……懊悔,遇见美丽,祈愿永远瞌睡,不再醒来。

冬天里的渭北平原,大黄穿起了棉衣,啾啾们挪着肥胖的身体叽叽喳喳,打了霜了红苕想必更甜了吧。没有了挤暖暖的碎娃,不知道你们还xie馍不,我是记得它是很quan的。你们也不衲鞋了吧,再也不见了八眼窝窝,西不西,都是那么温暖。你们也不烧炕了吧,棉花杆杆、茄子蔓蔓,还有那麦秸麦糠,都是还田了么。咱家的羊啥时候下羊娃,麦地里的野菜长出来没有,电视还是只有四频道和八频道吗,今儿早的玉米糁糁熬的咋样,下红苕了没有。通往远方的路,你们都在眺望,惦记着把这娃送出去,就再没有归途。村口没有了阿黄,老树把自己长空了,记着这很远的约定,等不来围着的彩虹,碾子旁玩泥巴的你。

你因走了这人迹罕至的路,没有阳光的照耀,没有星星的陪伴,终遇见这世间最独特的花朵,尽管可能并不芬芳。你因追寻这坚持遵照内心的美丽,多了些磕碰,少不了神伤,上天不会赖账多少个轮回就会走到你的身边,可能今生你只有仰望。孩子,不要哭泣,妈妈既让你来到这个世界,就会给你属于你的那一抹阳光、千丝情意、万缕温暖,只须记得,遥远的地方,有一双眼睛只为你注视。睁开眼,直面惨淡,醉眼朦胧上酒楼,不废江河万古流。于你眼中见所无,于无所希望中得救……

多年后,我想我会与你相拥而泣。这可能都不是因为我是我,你是你,抑或你我不经意间的相遇,仅仅是因为,我们对于时光的感伤,我们对于未来的抓不住。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东西呀,凭以乡愁做底色,假以距离做粉黛,施以相望做炫彩,五颜六色、绚烂夺目,隐隐作痛、强颜欢笑…………说再见,需要勇气。

泪水书写的篇章,是谁把它丢在风中;鲜血染就的花朵,是谁把它轻易揉碎。说好的,数不完的星星,一起看太阳升起又落下;约定的,走不完天涯海角,相伴看那花儿香满地。你在我心里按下个手印儿,怎能让再见轻易说出。

复习走过的路,花已凋零,芳香犹在;触摸消逝的背影,音容宛在,没了温度。重装系统,找不回连结往昔的还原点。尝试刷新,访问的页面不存在。试图对话,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叩问自己,要打开的文件已损坏。

我并不喜欢阳光,只是很享受这和煦的暖暖;我并不喜欢鲜花,只是抗拒不了这姹紫嫣红的赏心悦目;我想,我也可能算不上喜欢你,只是,我没有能力把你从我的心底里挪开。如此说来,我无须让自己把你吸引,也无须对你头破血流,我只要告诉自己,努力戒除对你的迷恋,是可以的,或者,给自己蒙上一块儿布,自我欺骗,也可以走完这一生。愈来发现,因为你,我无法让自己活得骄傲……不,不是活得没有骄傲,是活得没有理由。

活得没有理由,惦念变得不能,快乐力不从心。这么多年你一直没啥变化,依然那么美丽。整天面对一成不变迷人的自己,想着也挺无聊的吧?

你知道的,我和这个世界不熟。那么多人,你被选择派来拯救我,为了增加生活的丰富,这个山好高,路也比较远。可是我也宁愿这么想,你一直就在那里,是我,为自己,一下子,选择了你。其实我不知道说啥,不知道怎么表达,是今天在外面跑,看到某三个特别的数字,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你而已。

抓住这一刻,还是这一刻抓住了我们?无序,走向恒定的未来;蹉跎,铭记不变的出发。拥抱时间的流逝,遇见最好的你;不见人生的意义,有你一起追寻。世界那么大,你是我要用心去研读一辈子的书!你若微笑,便是灿烂……

然而,长久以来的平淡,恐怕只为这终了的忧伤。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雪诺,你什么都不懂。悲伤是奢侈的,蹉跎是有挥霍资本的,哭泣是那么地不易,舔舐不见了伤口,再回首,你不再认为出发是起点。

我总会假由一种悲伤,把这世界沉甸甸

我总会闭上双眼,黑暗中,看你绽放美丽

我不断向前奔跑,不是因为梦想,因为昨天已经熟悉。

但我也是那么感伤,总是为这逝去的感觉忧伤。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