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懵懂遗憾伤感,遥远初中记忆散乱心情

时间较长,或者说是什么历史长河,往往是有规律可循的,显得很必然。单个的事情,或者事件,则往往充满了偶然性,然后,叫你不是很相信,却是真的。

通过网络,很机缘巧合的方式,竟然能够找到一个初中同学。本来,因为要去外地,是要一段时间离开网络的。电脑上的聊天软件本已删除,实在无事,重新安装,就有信息来,问我是否某某,然后说是我的同学。

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初中,那个遥远的过去,那个几近感觉不真实的曾经。

经历了小学阶段考试还很激烈的末班车,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开始要到另外一个生产大队上学了(行政村),那是我们第一次走出这么远。我们的行政村,学生还算多,初中的驻地大众村,学生也很多。可以说,史家庙初中的两大学生来源,就是我们义合村,和大众村。

那应该是最后的一次初中还分重点班。我还算幸运,超过分数线不多,进了这个所谓的重点班。当然,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初中重点班的意义逐渐淡出舞台。后来我们的目标开始很清晰起来,考高中,考大学。

初一的班主任,教数学的。个子不高,屁股感觉很低下,不过人算那种不简单的样子。记得有一次因为旷课还是迟到,我们几个学生被他训话,我及时地一哭,然后什么事儿也没有了。我就感觉老师人还不错,当然,也感觉自己稍微有些卑鄙。不过后来,好像是他自己身体不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好像消失了。不过我的看法是,他肯定是另谋高就了。

这个初一还有一个很特殊的事情,就是我的辈属叔叔的新婚媳妇,是我们的语文老师,好像叫L乳婷。自打那个数学老师离开后,这个我应该叫娘娘的语文老师,开始成为我们的代理班主任。和她的认识是这样的。九月开学后,要清理操场上的荒草。记得当我蹲在地上拔草的时候,一个女老师走到跟前,她说,你是不是叫王XX。我很激动,少年的虚荣让我感觉很得意,在这么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自己人。只是此前我就知道她就是我的娘娘,还是在这次说话,或者说是以后,我记不清了。还有一个记不清的事情就是,她结婚的时候,我是去看了的。有一个本家叫相娃,长我几岁的,很“放肆”地,要求娘娘向他敬礼,而我,恰好就在跟前,生性木纳腼腆自卑的我,感觉很震撼。

话说这个娘娘,一是因为青春,二是人也好看,重要的是气质很好,反正我对她的感觉,总是充满激动和羞涩的。

记得清楚的还有她的上课。我记得她好像是把文言文提前教授了,还让我们专门准备一个笔记本,上面一行是古文,下面同步的是解释。只是,后来我并没有严格地记录,也并没有很好好地学习。尽管,此后很多年,我的语文相对于其他科目,是最好的,自己也认为,自己对汉语言、甚至是文学、思想,还算不错。

再后来我对她就没有什么印象了。时间须臾而过,我们一直往上读书,她应该还是在那个年级,那个学校,教授她的语文。

此后,关于这个美丽亲切性感的娘娘的回忆,就只是路上遇到,或者是远远见一面。我想是由于自己非常执着的羞涩,再也没有和娘娘说什么话,也再没有走到她的跟前,仔细地再看她一眼。

有时候路上看到,更多的时候,是我已经上高中,或者上大学,路过她家的门口,远远地,看见她,在门口,在门内。她家和我奶奶是隔壁,常常路过,但是再也没有进去过一次。可是小时候,在她还没有嫁过来的时候,我可是常常进去的。写到这里,我真想春节回家后,去看看她,说说我对她的印象,问问她还记得初中的我吗。但愿。(2017年补充,据她婆婆说,她现在在县城附近一所初中教书,住在县里。)

大众村的学生很多,他们之间很融洽,常常搞怪,在一起总是说不完的话,很热闹。

记得初一的时候,我的一个女同桌,就是大众村的。她叫L小娟。我们的同桌时间不长,就是初一的一个学期吧,但是感觉印象很深。那时候她的个子比我高,女性的特征也很明显。我们在一起,她总是很主动地找我说话,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我们在桌子上很是泛滥地说话,显得关系很好的样子。另外好像有一个大众村的女生,好像叫W娥,也是我们的学习代表,瞟来的眼神,以及话,很深意的意思。

现在想来记忆深刻的是,L小娟向我讲述了一个他们村子一个她认为很傻的人的故事。大致是买卖东西,杆秤高低会有不同的便宜可占,她就笑话那个人,对于杆秤高低谁更加占便宜,判断的是恰好对自己不利。L小娟很能说,也愿意说,也胆儿大。并且,她比我更加成熟,我则是傻呆傻呆的,处于被她支配的地位。她还显得很“是非”,很“妖魔”的样子。不管怎么说,她给我的印象很好,有一种淡淡的、羞涩的、激动的意思。此后好多年,我都对此常常加以想象,并且很想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初一之后,她已经没有在我的印象中了。感觉她初中没有读完,或者是没有再上高中。

这次和同学聊天,我问起L小娟的情况,她说不知道。很遗憾,很惊讶。是否,我也应该再去找找L小娟,我想知道她的情况,我想告诉她,那个时候,有点儿喜欢她。

这期间还有一个我一直认为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小学起,和自己很要好的一个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和我不说话了,可怕的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真正的原因难以明了,直接的起因好像是因为一个放大镜,或者计数器。哎,不说了。

初二,我们突然有了一个很洋气的女老师。老师很漂亮,身材也好,打扮时尚,做事洒脱。那应该是初一教我们的语文老师,也就是我的娘娘,生孩子去了,这个洋气的老师,才来教我们语文的。

她应该是学期中间过来的,她叫什么名字现在都忘记了,好像姓王吧,王亚萍?反正她离开的时候,带给了我们很大的震撼。她尽管很洋气,显得城里人的样子,但是对学生很好,很亲切,很热爱教书,爱学生。可以说,平时的教书,老师和学生之间是很有感情的。可是,她竟要离开我们了。

那天,我们没有任何的征兆,老师带来了两袋子的洋糖,那么多。然后,她几乎用了几十分钟的时间,说她要走了,说平时和我们在一起的感受,说她和我们之间的感情,说她如何舍不得我们。老师的这段离去感言,最后是带着哭腔的,然后,她就开始发糖。糖是很高级的那种,至今,我没有这次吃糖的味道印象,但是永远忘不了,发糖的过程中,全班同学,都哭了。她舍不得我们,我们也舍不得她。看得出,她很珍惜这段时间不长的教学生涯。

其实,现在我想来,我们这些学生,应该是她离开学校后教授的第一批学生。而我们,也接受不了老师在这么短短时间,怎么就要走了呢。那次,我们都哭了,很自然,很真实,很朴素。就连我这个在众人面前不善于暴露感情、生性木纳的小男孩,也哭得那么彻底,那么泛滥。老师,你为什么就要走了呢,为什么就要离开我们呢?没有一点儿的思想准备,你,竟走了。(当然我还记得,小豆,那天没有哭,看见我们在哭,他还笑了。他可能是班上唯一一个没有哭的人吧。)

第二天,英语老师H西奇说,美丽的女老师走了,我们不能够怪老师,怪就怪他吧。因为老师要去西安阎良了,要在那里成家,在那里教书。好像是他介绍的怎么回事。哦,原来我们的老师要嫁人了。阎良算是西安的一个卫星城,距离较远,但是距离我们很近。对于我们这些农村学生来说,阎良就是城市的启蒙。尽管阎良距离我们很近,但是我再没有这个美丽女老师的消息。

我一直因为,自己的语文成绩不错,除了自身的秉性,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碰到的语文老师都是很好的那种,或者是我感觉很好的。初三的语文老师,也是一个很有学识的,包括后来高中的。

初三,突然来临。我则继续在自己的懵懵懂懂中度过。这期间,许多漂亮的男生以及女生,开始很牛逼的样子。他们打扮花哨,衣着光鲜,说些离经叛道的话,做些显得很“流氓”的事情。对于我,我还是想再次说起我的懵懵懂懂,怎么还是没有长开呢。卑微、低迷、封闭、傻傻的。

对于女性,我的内心开始再次显化。记得最远的一个时期,是小学的某个阶段。我开始注意一些漂亮、活跃、时尚的女生。不过现在想来,隐隐有伤感味道的,是坐在我身后的一个女生,和前面提到的女生是另外一种类型。不敢肯定,是否叫W小红。她是惠刘村的,人很腼腆,乖乖的样子,很朴实,很善良。当然,在我看来,她也很好看,就是那种很朴实的,乡村式样的好看。有点儿和我同村的一个同学类似,文静、好看、内秀。其实我们并没有怎么接触,印象中就是说了那么几句话。反正就是感觉,她对我感觉还不错,稍微有些让我心旌荡漾。当然,这也许都是我自作多情罢了。她的成绩不是很好,后来好像也没有上高中。不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她都去做什么了。她和我之间的接触是那么的少,而她也因为太过低调,不知道,她还记得我吗?

初中还有一些记忆的片段。那时候我对于放学总是很积极,当然,我性子一直比较急,对于下课和放学,也一直很积极。记得有一次,铃声一响,我就迅速地推着自行车,第一个走出校门,出了学校门口,才发现不对劲,一个学生都没有出来。原来,还没有放学呢,只是第三节下课了,距离放学还有一节课的。

那时候风行盗墓,真实的信息以及传言的渲染,使我们对于那些盗墓的人,充满神秘。有个男生,他的村子叫猴王洞,据说那里盗墓成风,周围也是古墓资源丰富,好像是汉朝的时候,两军沿着河岸打过仗。有一次去他家,还真见识了不少文物古董,就连铜钱,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这个男生不喜欢学习,看起来很“坏”,一副黑社会的样子。但是,有一次他在班上唱了一首《小芳》,很震撼我。

有个女生,几乎是妖艳的样子。还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就用自然书的彩页,给她写过情书的。不过,这个情书放在桌兜里面并没有送给她,后来我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地,这封没有送出去的情书,就被我家隔壁的男生W会青拿到。我记得那次,W会青故意把我叫到隔壁,也就是他伯母家里。然后,他当着她伯母和我的面说起这件事,他和他伯母都幸灾乐祸地笑。当时的我,简直无地自容,这算是记事起,第一次真正的窘迫吧。就是这个美丽女生,竟和一个男生有身孕了,很震撼我。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女生,好像因为这个没有再上高中,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记得有一次她在课堂上唱《天竺少女》,很好听,很专业,很美丽。

还有许多搞怪的事情。小豆、伟才、兵兵、相武这些中午不回家的人,常常在学校周围的田地里,拔人家的各类蔬菜吃,很野蛮的样子。

大约初三的时候,我开始接触大批的金庸小说,以及其他武侠小说。这些书一般都是从荣兵或者建国那里得到的,比如《天龙八部》、《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天涯·明月·刀》等。现在我还记得,从建国那里看到他拿了一本名叫《巨乳淫威》的书,封面上一个女性的乳房,那么大,很骇人,咋这么大呢?把人吓地。

现在想起还有一个很有意境的片段。那好像是假期补课的样子,校园很空,天很热,在操场后面的小树林下,好像有相武在,我们看了一会儿书,然后坐在条凳上,或躺着休息。感觉很美,树荫下那么凉快,还感觉视觉很明亮,清新。

去初中的路,要经过一条铁路,西韩铁路。有时候我们走路上学,特别是在下雨的时候。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是骑着自行车去的。那时候觉得路好长,需要走半天。我好像还测算过,骑自行车的话,好像是13分钟,甚至推测有多远。因为我记得,课本上说,人步行的话,每小时大约是15千米。小时候穷,就没有骑过好一点的自行车,自行车真的是除了铃铛,啥都响。自行车经常坏,以至于我都自己动手换链条、补轮胎、安辐条、上机油、调车座等。我还记得,有那么几次,我没有骑自行车,我的连墙W会娟,就主动邀请我坐她的车。会娟人称杨派风,骑车速度很快,劲儿也大。而我坐在后面也很得意,看,有个女生载我哩。

关于这条铁路还有些事。我们经常路过或在铁路上玩,一些男生就会搞一些破坏。比如固定枕木的螺丝,用轨道上的石头,不断地砸呀砸地,螺丝就松动了,把螺丝卸掉。当然也不能卖钱,这玩意儿没有人敢收。距离学校不远,大概是吕兰村附近吧,有一个信号杆。然后有些学生,拿石头打信号灯,甚至是爬上去,不同颜色的信号等碎片,看起来很好看。或者是,信号杆下面有电池,用石头砸开,把电池拿出来。电池很粗,里面的石墨芯子也很粗,然后用这个电池芯子画东西。主要是贪玩,也有炫耀的成分,不过这对火车运行还是很危险的,我记得铁路上的工作人员,还专门来学校交涉此类毁坏铁路设施的事。当然,列车过来的时候故意在铁路上站一会儿,拿石头打行驶的列车,甚至经常爬火车,那就太经常了。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学生在铁轨上走,火车来了我们还半天都不下去,然后火车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火车上的人还泼了一盆水下来。我都记得那个味道,好像是刷牙水。更不说人家故意放蒸气,淋我们一身。

我还记得,有段时间,同村的W伟周坐在我后面,我第一排,他和Z建文同桌在第二排。然后这俩货,经常戳弄我、逗我,类似于欺负人,看我笑话,也不好好上课,把人烦的。我到现在都记得他们那种坏坏的、满足的、得意的笑。

学生免不了爱玩,农村的娃也没有多少娱乐活动,我们就自己创造了不少玩的事情。比如,拿一节铁丝,反复折扭几下,铁丝就会发热,然后就有人,趁着这个热劲,把同学烫一下,比如胳膊、脖子等。记得教学楼前种了一些花草,有一种花干了之后,上面的粉末很呛人,闻一下会打半天喷嚏,我们有些男生,就拿这个去整人。记得,和这个花草类似的,还有干燥了的皂角,里面的粉末,很呛人。

还有一个关于刷牙的事。农村娃都比较穷,至少我在小学的时候好像都不刷牙的。记得初一刚开学不久,我到学校对面的小商店买牙膏和牙刷,然后碰见佛耶的F建恒,他也来买牙膏和牙刷。然后他看见我手里拿着牙膏和牙刷,就把我鄙视了一下。意思是,我一个瓜娃,档次很低,我是看他的样儿,才知道买牙膏和牙刷的。可是,我真的是比他买的早呀,感觉好无辜。

上小学的时候,我当过班长。小学的班长么,好像都那么个瓜样子,对班上不遵守纪律的学生,有时就会打,特别是拿个竹竿什么的。看起来很威风,但也有蛮操心的样子。我就记得,同村的毛毛,就一直比较调皮,然后我经常拿着竹竿,几乎是狠狠地打他,好像把头敲得棒棒的。我想,那时候他应该非常记恨我,甚至想打我。我记得,初中刚开学不久,我们都在二楼的过道里,然后毛毛就过来对我说,你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打他,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我感觉,他是一方面表示生气,另外想说明,现在上初中了,你也不是班长了,你再不能打他了。

总的说来,我的初中生活感觉很是没有味道,或者说是因为自己没有长开吧,处于一种许多事情内心想做,但是没有去做,无奈、遗憾的感觉。

初中时,那些一起长大的同学,走的路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同。比如有些同学辍学了,有些上高中有些上中专,有些转学了等。有些人,甚至是硬生生从你的生活中被拽走,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此后,类似这样的变化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强烈。

短短三年,一下子就过去了,好像都没有什么痕迹。那时候上高中的同学也不是很多,许多同学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初中的生活比起后来的高中,显得没有多少事情,也不怎么丰富精彩,特别是对于以后求学人生发展,影响不大,很少在我的记忆中想起。就是以后我们谈起曾经的学生生活,都是小学和高中的事情多些。特别是太多的同学再没有联系,也不知道音讯,相对于整个学生时代,形成了一个很明显的断层,或者说是在记忆中被遗漏了。现在想来,或许初中这个阶段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小学六年时间,时间长、经历的事情多,大家都是距离很近的同学,也有助于记忆的恢复。高中,开始具有自我意识,经历的事情,也显得很“大”,并且对于此后的人生,影响不小。独独这个初中,显得不是那么重要,或者就是个阶段,它的存在就是为了连接初中和高中吧。

只是,好多年后,关于初中的思绪,还是一旦展开就难以停住的。其实,那时候的记忆还是很多。初中,充满青涩、懵懂,也有无奈、遗憾,也有伤感、甜蜜……情感一旦倾泻,就变得难以关闭,表达却开始混乱起来,但愿,以后有时间好好整理一下,那些年月。

这里我补充一个记忆很深刻的事情。一直一直,自己的衣服都是在春节,这个很理所当然的日子,才由父亲添置的。但是初中开学,9月份,我是穿了一件新衣服的。特别感动的是,到初中上学专门有件新衣服,一直是没有心理预期的。是父亲很主动,很坚持,突然,就要给我准备一件新上衣。上衣的颜色,是那时候农村还很主流的黄绿色,应该是“的确良”的,很平展,五四时期学生装的样式,裁缝店缝制的,很合体,穿着也很精神。开学在操场拔草遇见美丽亲切性感,我叫娘娘的老师的时候,我穿的就是这件衣服。

还是关于父亲及衣服。同村的小杰家境不错,平时穿着很得体。有一次小杰到我家来,父亲看着小杰的上衣,说,这个衣服要是让我穿着,也很好看的。意即大小、样式很适合我。他说这话,不像他平时的做事方法,很突然地,就这样说了,让我很感动。

--

其实,我还没有长大

我一直就没有长大,在秋天

来临的时候,我还只是一片树叶

不知是从哪棵树上落下

也不知,还要飘向哪儿

在我的记忆中,还是许多年前

那块沾满了泥巴的墓碑

留下了疼痛和泪水的山坡

被风吹着的田野

麻雀的飞翔和蝉的鸣叫

残缺的墙壁,永远比我高

我一直都没有长大,直到现在

我还像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向往着天空和影子

爱慕着纯洁和善良

每次开始失望的时候,都要

沿着那条寂寞的小路

幻想着从来就不存在的远方

--

草帽下的萝卜,我要回去

我想回去了,真的想回家了。

我想回到那个没有伤害和罪恶的地方,

写诗,听歌,看着夕阳一遍又一遍

从我眼前消失……

by:2008-9-18 1:52:56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3   其中:访客  3   博主  0

    • avatar

      相武到现在还偷人家包谷棒里,改不了了!

      • avatar 永恒的永恒

        写的真的很好,回忆满满的童年!

        • avatar 永恒的永恒

          回忆满满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