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姐,你让我戴上红领巾

六一儿童节是个很奇怪的节日,一般只有区区六年,怪不得叫“六一”儿童节了。尽管学前期也是儿童,不过似我这样没有上过幼儿园的人,记忆中就只有学前班以后了。我记忆中的儿童节关键词如下:小姐姐、红领巾、蓝裤子、糖等。

我的第一次有印象的儿童节,应该是戴上红领巾的那一次。

当我还不理解少先队是干嘛的时候,我,以及许多人被要求或者是被接纳,成为少先队员。记得那次,小学一年级,我,及许多人站在义合小学拱拱房教室南边的操场上,面向北边站队。大约听了老师们庄重的讲话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面向全校同学,开始走到前面,面向南,接受正在进行的少先队员入队仪式。

现在我的记忆是有些模糊,不过当时的我绝对是懵懂的,好像被劫持了,记忆深刻的就是一个小姐姐。我怯生生地第一次面向大家站在那里的时候,一个小姐姐来到了我的目前,按照我现在的想法,会去闻下这个小姐姐的味道的,至少应该努力记住这个小姐姐长什么样子。可惜,我对这个小姐姐没有什么印象了,但绝对是一个小姐姐,显得庄重的,很有仪式性的,亲手,近距离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把一条据说是鲜血染红的红领巾,戴到我的脖子上。就这样,我被一个女孩子弄成一个少先队员了。多年后,包括现在,我都对自己当初因为激动而没有很好地记住小姐姐的样子而感到自责。这是永远的遗憾,我恨我自己。

我很想知道,这个小姐姐叫什么名字,住在我们大队的那一个堡子,她认识我吗,她记得我吗,她后来读书到什么程度,她现在在哪里,她现在好吗……

值得安慰的是,我没有浪费这些鲜血,也没有辜负小姐姐的爱。在以后纯洁的奋斗中,我成为学校中队长,扛着两道杠很神气地走遍学校的所有角落和堡子的各个地方,并且还当过班长。当时,我真的很神气,就像课本上的大公鸡。

此后关于儿童节的模糊记忆,就是所谓的蓝裤子和白衬衫了。我很是感动,那么贫穷的家里,每每学校要求蓝裤子和白衬衫的时候,都能够让我这个幼小的心灵不受伤害,为我准备妥当。蓝裤子和白衬衫是我在小学阶段不多的新衣裳。当然,也并不是每次都蓝裤子和白衬衫的,好像有一次是线衣,类似现在所说的球衣。这个线衣是蓝色的,裤缝有白道道,设计上易于进行体育活动。

那时候的儿童节一个必备的节目就是,发糖。一定要强调这个“发”字。不知道这个糖是不是国家财政预算内的专项款,反正没有觉得是学校收了我们的钱,再给我们买糖的。糖是装在大的塑料袋子中的,我们站在那里,数个老师拿着糖袋子给我们发。当然,那时候我们对于糖,简直真是“糖”。多年后的我,早已不吃糖了。

关于红领巾,现在还有一个证据,真是珍贵啊。那是我们几个小学同学的合影,上面的我们就都戴了红领巾的,在教学楼前排在一起,前面还有盛开的鲜花。照片上有兵兵、相武、小豆、狗蛋、建国、小宁、圆豆。这个照片到现在在兵兵和相武的家里都可以看到,这算是我在小学唯一的影像资料了。照片上的我,真是俊秀,具有将来成为优秀知识分子的潜质,特别是那红领巾,就我戴得最整齐。

我一直对红领巾具有神圣的态度,洗得干干净净,而且很会戴。叠的很整齐的样子,压在领子下面,全面的摆须稍微撕开,漂亮地挂在胸前。关于这一点,兵兵就做得很差,他总是那么随手往脖子上一绑,时间长了,他的红领巾都卷成绳绳了。我很讨厌那时候有人把红领巾弄个洞,当成蒙面的工具,或者作为系裤子的工具。这一点印象中地民就是这样一个人。

捎带说些照片中的几个人的走向。兵兵这家伙一直专心学习,考入北京一家大学;相武这家伙爱吃,感觉稍微有些懒,印象中绵绵的样子,其实在高中是“黑社会”老大,先学厨师,后来在轮船上干活;小豆很可爱,只是因为穷,现在还在坚守着农民这一值得尊敬的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就娶媳妇;建国很“漂亮”,特别是那对双眼皮和酒窝,初中毕业后走向社会,曾经在华商传媒集团,近况不知;小宁作为教师的儿子,后来竟然没有怎么读书,近况不知;圆豆听说在政府机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2   其中:访客  2   博主  0

    • avatar 当天妈妈

      写的很感人,那个属于我们的美好年代~
      属于我们的红领巾属于我们的小学~

      • avatar

        找老婆比考大学还难